排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知识产权一场贼喊捉贼的游戏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9:04 阅读: 来源:排气阀厂家

西方人不止一次辱骂中国人为小偷,他们想把知识产权变成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超主权的东西,甚至把它跟民主和人权挂在一起。而在中国人眼里,知识比产权更重要,袁隆平的水稻杂交技术在全球交流,就没有向西方收取产权费。当初中国的造纸、陶瓷技术也免费送给了西方小偷,现在他们搞出一点技术,却把中国人当做小偷来防范。

除了跨国公司,知识产权也是一种超主权存在。主权国家普遍形成后,旧殖民地土崩瓦解,于是,西方文明强化了一些超主权的概念,建立新的非领土殖民。从理论上说,很多基本权利都可以成为超主权的存在。但是,非领土殖民的新殖民主义只需要对它有利的超主权,如经济自由、金融自由、知识产权,而不需要对它不利的超主权。例如迁徙和定居,以及中国最近提出的超主权货币。这种选择性的超主权现象,在西方强大的媒体宣传攻势下,已成为司空见惯的现象,并且变成人们自觉遵守的游戏规则。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一人为选择性的不合理。当资金可以在主权之外自由流动,人们都觉得很正常;当劳动力不能在主权之外自由流动,人们也觉得很正常。很少有人问:为何两者截然不同?

知识产权已经被现代西方社会强化到了不适当的地步。受美国宣传的影响,知识产权已经在一些人脑海里固定成为一个超主权的概念。人们不假思索地认为,知识产权必须受到每一个主权国家相同程度的维护,个人侵犯知识产权就等于主权国家犯罪。稍加分析一下就会发现,知识产权着重强调的是产权,而不是知识。因此,这个超主权的存在,还是为了赚钱。按理说,一个好知识、有用的知识应该让大家都能分享,但是,知识产权在同意别人分享的时候,附加了额外条件。说实话,如果附加条件不太过分,大家也能接受;少数人若不接受,也难以说服众人。但是,如果附加条件明显不合理,并且带有强制性,有用的知识也可能变得有害于人类。更何况,在当今保护知识产权的口号下,很多被保护的,并非都是有益的知识,而只是打着知识的名义,大力寻求保护的产权。

美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有时候是随着军队一起推进的。美国占领伊拉克后,立即在伊拉克制定了一系列法律,其中就包括允许美国转基因农产品在伊拉克无障碍地推广。

有一个美国公司的专利产品是向日葵,这种美国向日葵经过基因改良,油酸含量较高。但是,这个美国专利不仅包括了向日葵种子的基因技术,居然还包括了油酸含量。怎么理解?通俗一点打个比方,我发明了一种技术,可以让猪长到300斤,我不仅把这个技术申请为专利,而且还把猪的体重达到300斤也申请了专利。换句话说,今后任何人不管用什么方式,让猪长到300斤,我都可以收费,这种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已经达到荒谬的地步,说它是知识产权的恶棍毫不为过。美国居然批准这样的知识产权也可以获得专利,还要大力保护,等于是扼杀其他一切技术创新。

美国农业部与美国某跨国公司共同开发了一种绝育种子,叫自杀种子,或叫终结者。这种种子在第一次种植后,会自动杀死胚芽,因此,不能再继续作种子。这种方式保证了种植者必须每年购买种子。很多人批评这种技术太霸道,美国人又改进了这个技术。他们给种子配了一个激活基因,只有用专利者自己的某种产品(例如溶剂),种子的胚芽发育才能被激活。这个激活基因,可以视为一种开关,从理论上说,美国可以在一个植物生长的所有环节都设置开关,发芽要激活一次,开花要激活一次,结果要激活一次等等。每一次激活,在美国知识产权的保护下,人们都必须交钱。至少美国都有充分的理由向人们收钱。因此,对于美国大张旗鼓地在全世界提倡知识产权保护,我们应该有更多的了解和深入的认识,知识产权保护已经成为新殖民的工具。

几年前,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家生物公司申请了一项水稻专利。这种水稻是印度某地人们世世代代种植的水稻品种,德州根本不具备种植此种水稻的自然条件。那么,它为何能获得美国专利呢?美国政府的解释是,由于经过了基因改良(哪怕一点点),这种转基因水稻已经与印度的传统水稻实质上有了区别,所以,授予其专利是合法的。这里不去研究这种说法在法律上是否站得住脚。众所周知,现在世界各地所有的水稻品种,都源自亚洲野生水稻。几千年来,世界各地尤其是亚洲各国的人们,不断摸索实践,培养了众多的人工水稻品种,这些水稻至今还养育着几十亿亚洲人。人类人工培育水稻大约有7000到1万年的历史。按照知识产权保护的概念,各地人们世世代代培育出来的水稻品种,其专利是否应该属于当地人?凭什么美国人作了一点点基因改动,专利就属于美国人了?以后当地人再吃这种水稻,居然要给遥远的美国佬交钱?美国人滥用知识产权实在是太过分了。知识产权这一新殖民手段甚至比旧殖民更狠,而且要狠得多。

鉴于植物、动物等生命体的特殊性,世界上一些有识之士提出了一个观点:一切具有生命特征的事物,禁止申请专利,禁止授予专利。对此,我非常赞同。假如某生物公司掌握了某人种的基因特征,然后制造了针对这一人种基因特征的特效生物病菌,然后又制造了消灭此病菌的特效药。在超主权的知识产权被绝对保护的现行体制下,这家生物公司岂不很容易就大大发财?但是,被研究的这个人种岂不成了新的奴隶?而且有可能引发种族主义新的罪恶。因此,禁止对生命申请专利,禁止对生命授予专利,即便不能完全消除生物灾难,至少也能大大减少。在生命领域彻底取消专利权,并不是反对生物技术的研究和发展,而是希望生物技术的研究成果属于全人类,生物技术的研究更加非功利性,在道德的约束下,更容易朝向有益于全体人类的方向发展。

青海职业装制作

通化定做西装

榆林制作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