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盛大非主流造盒

发布时间:2021-01-20 08:11:52 阅读: 来源:排气阀厂家

陈天桥对业界巨头们固有的思路很不服气。他固执地认为:到底是应用为王,还是成本为王?这个不思考通,整个产业会局限在一个怪圈里面,打死循环。

在没有得到制造商响应之后,盛大决定自己生产硬件,以此包罗进所有的网络应用

电视战略定向之后的几个月,盛大管理层遍访了国内几乎所有硬件供应商。从2004年初开始,在中电信的穿针引线下,由陈天桥和瞿海滨带队的盛大高层一一拜访UT斯达康、华为等主要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和包括长虹在内的一些家电和电脑设备制造商。

盛大急切地想知道:是否有一种可能的产品,通过连接宽带网络,将把电视作为显示终端,在上面提供包括网络游戏在内的各种互动娱乐和信息服务。如果有这样一种产品,盛大就会很方便地把我们的应用转移过去,这就是我们的未来。瞿海滨说。

在当时,UT斯达康已经有了机顶盒类的解决方案,华为则刚开始着手准备。但盛大调研发现,市面上没有一款已经存在的终端设备符合盛大运行网络游戏的要求。各家设备制造商所考虑的机顶盒模式都以成本为优先,这导致其应用单一,几乎只局限于基于IP的直播和点播的流媒体应用。由于机顶盒的应用转移能力很弱,所以网络游戏根本不能通过其在电视上呈现。

但是,一路下来,和包括任正非在内的企业家沟通之后,陈天桥有些失望。盛大难以说服这些设备商为其扩大终端设备的应用能力,因为那意味着要极大的提高成本,违背了厂商们一贯的成本为先的观念。

设备制造商都尽量把成本压到600块左右,价格越低,就越能让运营商掏钱来买,至于最终怎么运营、跑什么内容,都'与我无关'。但由于缺乏应用内容,运营商难以从最终用户那里收到钱。瞿海滨推测,这跟电信业的商业模式有关,只与运营商打交道的设备商习惯于让运营商买单,而运营商更关注成本、期望把机顶盒像其它电信设备一样推销,都没有顾及到最终用户的实际需求。

陈天桥对业界巨头们固有的思路感到不服气。他固执地认为:到底是应用为王,还是成本为王。这个不思考通,整个产业会局限在一个怪圈里面,打死循环。

陈天桥给人的感觉一多半是霸气和强悍。业界的老板,下面的员工,和媒体的记者都这么说。但有机会跟陈天桥频繁接触的一个盛大员工认为,霸气并不是老板的天生素质,支撑这股气势的是绝对的理性。陈天桥不承认自己凶悍,但乐意把自己描述成最讲逻辑的人。如果从A到B在逻辑上说得通,那么就是大势所趋,我就去做。

此时,他咄咄逼人地发问:全国有没有人思考过,是谁告诉他,家庭娱乐业中的数字机顶盒的成本应该是600元到800元之间?谁代表用户说了?没有人说过。我问设备制造商,它们说,'我也不知道,反正都这么说啦。人家600元,我400元不就卖出去了吗?我600元,人家说400元,我不就卖不出去了吗?'所有的企业,包括华为、中兴、UT斯达康、中电信,都努力以开发出一个400元到800元的盒子为己任。但是因为这个'己任',他们内容不行,应用不行。

陈天桥口中飞快地点过这些业界巨头的名字,毫不忌惮对方可能因此不快。他指责它们努力的方向其实是将美国模式生硬照搬,结果橘生淮南为橘、橘生淮北而为枳。他尖锐地批评道:数字电视的青岛模式、佛山模式就是政府免费采购,送给用户,但用户看什么呢?!又凭什么交钱呢?!

据陈天桥介绍,在美国,数字电视的相对成功是基于送机顶盒拿服务费的方式,盒子成本300美元,每月服务费49美元。这样,半年内就可回收成本。中国企业一看这是个方向,就倒推。每个月的服务费,有线电视是10元到20元,宽带是100元,那么内容服务也就应在10元到100元之间。取一个中值50元,按照12个月收回成本,盒子价格就该在600元左右。陈天桥分析,始作俑者把美国成功的商业模式倒推回中国,引导了大批厂商实践。

中国用户不愿象美国用户那样交钱的原因,部分源自这种以成本为先制造出的机顶盒只能看电影和音乐,而这两大应用都在中国面临严重的盗版问题。在美国,好莱坞新片第一波在院线、第二波在HBO这样的付费电台播放,但在中国,盗版在院线首映之时就开始上市。单靠电影和音乐救不了机顶盒,能救机顶盒的,是现在不怕盗版的网络游戏和其它网络应用。陈天桥说。

但是,中国的用户真的愿意为盛大的游戏或者其它网络应用掏钱吗?在盛大看来,这已经是一个被证明了的问题。在互联网上,用户每天都为这些内容付费。拥有几十亿市场规模的游戏只是一方面,即时通信、购物、新闻、订票、交友、搜索、歌曲、电影,内容无穷丰富,中国的网络公司早已大发其财。

至此,盛大定下了应用为先的基调,制造机顶盒的首要标准是能够运转所有的网络应用,增加成本在所不惜。

但是,要把所有网络应用搬上电视,另两个问题接踵而来,即能否拿到广电总局颁发的网络电视牌照、国家政策是否允许。

盛大企图用电视内容网络化和网络内容数字化两个概念回避这个问题。无论是广电倡导的数字电视,还是信产部倡导的IP电视,其本质都是将电视内容通过数字化改造的有线网络或宽带传播到家里,实现互动点播功能,它们的本质是电视内容的网络化,陈天桥说:而盛大要做的是网络内容的数字化,方向完全相反。

这两个概念是在牌照问题困扰盛大高层的那段时间里,陈天桥在某个晚上苦苦思索之中忽然想到的。当时陈天桥极为兴奋,一口气给所有的总裁和副总裁都打电话,挨个解释,直到所有人都被他说服。

至于对网络内容搬上电视的政策监管,盛大认为不成为问题。广电不是监管电视屏幕的所有东西,而是只监管电视台由点到面的内容传播。比如,DVD也是通过电视机播出的,但DVD制作不是由广电、而是由新闻出版总署的音像司来管理的。陈天桥说。

按照这样的逻辑,盛大认为已经为内容审批扫清了障碍。比如网络游戏,内容上已由国务院文化部和新闻出版总署审批,通过宽带传播的方式已被信产部批准。同样,新浪的内容资讯被国务院新闻办和信产部审核,携程的内容和服务被旅游总局审核,易趣和淘宝的电子商务被商务部和信产部审核。每家公司都有上级主管单位,代表国家对内容进行了审核。

瞿海滨还记得,在拜访一家重量级的电信制造商而又一次失望之后,他们萌生出一个想法,如果别人的东西不行,短期内又不能说服它们,那我们盛大就自己尝试做这个东西。这个电光火石般的念头,通过以上步步思考、论证、和准备之后,终于变成了盛大的正式决策。

2004年5月的一次公司高层会议上,盛大最终决定自己生产硬件,以此包罗进所有的网络应用。这为其电视战略推进了最为实质性的一步。

这么多的No.1的公司

都在为盛大的理想而改变

在陈天桥的描述中,每家企业都在自己的领域里等待着一个整合者的出现。盛大的盒子里装进了太多企业的利益与梦想,但是,它会一直保持不被瓦解的状态吗?

其实早在2004年5月最终决定自己生产硬件之前的大半年,盛大已经开始与世界范围的IT和电信厂商接触,所探讨的议题是,是否看好将网络应用搬上电视这一举动,是否愿意协助生产这样一款产品。

进度之快、沟通之顺畅,是盛大高层没有预料到的。陈天桥和瞿海滨在大半年间亲自拜访或在盛大总部接见了多家世界顶级公司的高层。最大的芯片制造商英特尔、最大的软件公司微软、最大的显示卡制造商之一ATI、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之一阿尔卡特、iPod和惠普笔记本的代工者英业达、顶尖IT产品代工商技嘉……

瞿海滨去美国三次,几乎跑遍了英特尔在美国所有的实验室;陈天桥在2005年春节飞抵西雅图,在日本互联网先驱、软银董事长孙正义陪同下与盖茨会谈;盛大总裁唐骏和微软CEO鲍尔默互访;ATI董事长何国源和英业达总裁李诗钦都一连来到盛大总部三次;长虹新帅赵勇两次造访,陈天桥回访……

从2004年初到之后的大半年时间里,盛大得到了一批掌握IT和电信核心技术的供应商的支持,从最初介入逐渐过渡到定义硬件规划、测试和对比各种硬件平台、整合硬件技术、直至系统管理的阶段。2004年6月,盛大和英特尔签订战略合作的框架协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瞿海滨说。盛大开始逐步在硬件、软件、服务系统、代工等各个领域敲定合作伙伴,总数不下百余家,直到现在仍不断有新伙伴加入。

令我惊讶的是,这些合作伙伴没有一家是被盛大说服的,其实盛大也没有这么大的魅力和能力去说服这些世界级厂商。关键是,大家对这个行业有共识,看到了同样的Vision!瞿海滨回忆道。英特尔最初想来说服我们加入它的家庭娱乐战略,可是一谈,就发现根本不用说服,大家想法一样。2004年3月ATI何董事长第一次来盛大,大家交流对未来的看法,结果一拍即合。我们付给英业达的一点开发费用,对它45亿美元的年收入只算九牛一毛,但它召集最出色的工程师从台北过来,和我们一起做封闭开发,还调集全集团的资源来支持。

从2004年5月决定自建硬件平台,到2005年春节第一代盒子成功诞生,整合各方资源的盛大只用了8个月时间。随后的5月和6月,盛大接连推出第二代和第三代。7月1日,首次在中国举办的全球消费电子展(CES)上,陈天桥正式把第三代盒子推介给业界。

自2004年5月决定自建硬件的同时,作为电视战略的另一部分,对网络内容的整合也随之进行。这分为两个部分,第一是盛大通过并购将一部分网络内容和服务资源纳入麾下。从2004年初到现在,盛大总共投入4.5亿美金,对手机游戏公司北京数位红、对战游戏平台公司上海浩方、休闲游戏公司杭州边锋、原创文学网站起点网、以及第一大门户新浪进行了全资收购或者入股行动。

而第二个部分,就是对其它网络公司的内容和应用进行说服并将之整合进盛大的大平台。与硬件资源的整合相似,说服的过程非常轻松,瞿海滨说。阿里巴巴的马云带着CFO来看模型,他当时说'这是个方向',非常兴奋,随即就定下来。百度的李彦宏也只谈了一次,用不着多说,大家对前景有统一的认识。

从2004年年中至今的一年时间里,包括淘宝、易趣、携程、当当、百度、证券之星、新浪、博客中国、新东方等等几十家网络内容和服务供应商,都决定加入到盛大的内容平台中来,并为电视用户的使用方便而改造原来的结构,以能方便地用遥控器进行输入。

当下面的人给我报告,这么多的No.1的公司都共同在为盛大的理想而改变,我非常诧异,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陈天桥认为这正好验证了2004年初确定下来的思路:互联网已经到了该整合的地步,并且到了向家庭这个更大的市场进军的时候。按网络内容电视化的思路去看,我们发现所有我们想做的事情都有人做到了,只等着我们去整合。

比如在网上唱卡拉OK的构想,盛大本来打算买下几万首歌的版权,让人直接从网上下载来唱;结果四处打听,一群清华、北大的学生已经做了两年,就是没想到怎么搬到电视上,一看到盛大就一拍即合。设想遥控器能够反过来使用以操作游戏,找到飞利浦,它已经做过这样的东西。想降低噪音和功耗,英特尔早就有这个技术。在电视上看新浪的字体太小,但一种叫RSS的新技术就是解决这个问题,它把内容抽出来,随意调整字体,就能在电视上看。

每家企业都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到了,就缺一个整合者。当我们按照这个思路跑出去寻找的时候,他们早就等在那里了。陈天桥说。

美洲的发现,绕过非洲的航行,给新兴的资产阶级开辟了新的天地,这是镌刻在其合作伙伴赠与盛大的八角船舵上的贺辞。任何时候都必须有人,有决心有勇气沿着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往前走。即使你不知道方向是对是错,但坚持往前走,也许会发现一块新大陆。瞿海滨说,那个时候,资产阶级代表新兴的生产力和思想,放到现在,可以理解为互联网产业和未来的新兴产业。

我只希望这个社会给我一个相对稳定的时间,只要一年到两年稳定的产业环境,盛大一定还给中国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文化企业。陈天桥低声说。

主宰之王破解版

诸神幻想安卓版

驯龙物语官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