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深圳龙岗线22:30分后……_[news]

发布时间:2021-06-03 16:23:11 阅读: 来源:排气阀厂家

“十点半的地铁,终于每个人都有了座位,温柔的风,轻轻地轻轻地轻轻地吹。”

耳机里播放着的是歌手李健的《十点半的地铁》。现在是晚上22:30,深圳地铁三号线,地铁上的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少。每个人脸上都无一例外的挂着一丝倦意,想必,他们与我一样,刚刚离开自己的公司。

深圳,在外人看来,这是一座年轻、充满希望、遍地黄金的城市;但,只有身处于此的人们,才明白,机遇的另一面,是永无止境的努力、奋斗和似乎看不见头的加班。

伏尔泰说过:“上天为平衡生活中的许多艰难而给予我们两样东西——希望、睡眠!”但似乎这两样东西早已被生活的琐碎磨光了,每天加班到深夜,挤上地铁,却发现第二天还要为了上班而早起。

现在,当我坐在汗臭味弥漫的地铁中,却发现,自己已经是幸运的一群。

1

“公司倒闭了,日子不好过”

曾先生 32岁 来深两年多

益田站,23:00,末班车准点开进站台。

站台上唯一的乘客拖着厚重的行李箱,一名男子垂着头。他告诉我说,今天,是他来深圳的第九百零三十二天。而今天,他要坐夜晚的K字头火车,回湖北老家。

“公司倒闭了,日子也不好过。”

家里父母催促着他赶紧结婚,因为想抱孙子了。

他姓曾,32岁。来深圳的这些年,他一直不愿意面对婚姻,小心翼翼地将自己“隐居”在深圳这座自由之城中,但年龄到了,也只好屈从父母的安排,回家相亲。踏进地铁前,他无奈地回头,似乎在将目光最后一次落在生活了多年的“益田站”上,带上耳机,我猜他手机里应该播放着《广东爱情故事》。

2

“再不懂事那也是我的女儿”

王阿姨 50多岁 来深不到一年

王阿姨从布吉站上车起就一直和旁边的人絮絮叨叨,话语之间全在说着自己的女儿。

王阿姨的女儿是某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在事业单位工作。但前年嫌“能一眼望到老”的工作太无聊,便瞒着家里偷偷辞了跑来深圳,临走前还信誓旦旦说要挣1000万,要在深圳定居。但当她来到这里,才发现一切都和想象中的都不一样。月薪不到八千的自己,除去房租、网费、水电、购物后,便所剩无几,甚至有时还需要家里的“支持”。

王阿姨担心女儿在深圳过得不好,特意过来陪她,还在深圳找了份工作,平时下班就帮她做饭打扫卫生。但女儿却不领情,老是嫌她烦,叫她赶紧回老家。

旁边的一位大叔听不下去了,打抱不平地说,这么不懂事的女儿,还要照顾她干什么啊,阿姨却袒护着自己的爱女,“再不懂事那也是我的女儿,要怪也是怪我自己从小把她娇惯坏的。”

3

“女性优先车厢里,只有她是站着的”

许小姐 30岁左右 来深7年

通往双龙的末班车上,许小姐在老街上车。

她全然不顾女士优先车厢里的空座位,独自一人倚靠在扶手杆上,满面疲惫。上前搭讪,才知道刚刚下班的她本约了男朋友共进晚餐,却在离开办公室时被老板安排任务,忙到现在。

她住在草埔站附近的城中村,离开地铁还需要步行十分钟才能到家。这一段路,看起来并不安全。

但对她来说,也许除了父母,没有人真正在意她是否能安全回家,因为在深圳,每个人都是对等的。

“一路上都是大排档,人很多,没什么好怕的,毕竟姐是女汉子。”

她虽然是笑着说出这些话,但看得出她的笑容很勉强。

毕竟女性优先车厢里面,只有她是站着的。

4

“我死也不会原谅你的”

吴小姐 27岁 来深三年

中途上了一个穿着个性,身材性感,脸蛋还有些可爱的女孩子。注意到她是因为她讲电话声音很大,大到另一个车厢里的人都能听见。

“有什么话直接说,说完滚。别老是三天两头打电话过来打扰我的生活。”

“原谅?我凭什么要原谅你?我死也不会原谅你的!”

只听她讲电话,还以为她是个很决绝很洒脱的女生,看她挂完电话后,望着来不及删掉的情侣照暗自伤神时,才明白她的难过与脆弱。

或许只有用最大的声音和最快的语速讲完那些话,她才能逼自己作出决定,才能让自己不要回头。

因为吴小姐没时间陪男友,男友就趁她忙的时候用手机和别的女生搞暧昧,一气之下,吴小姐把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似乎自动屏蔽了周遭的所有人。

挂掉电话的那一瞬间,她像一个女战士,勇敢而熠熠生辉。

5

“深圳一个月能挣七八千”

小李 21岁 来深第一天

列车行驶到福田站,一大批人下车了,又一大批人上来了。21岁的小李被推着挤着上了地铁。她推着一个蓝色塑料行李箱,上面还放着一大个看上去有些土气的蛇皮袋,虽然满脸疲惫,但她的眼神告诉我,自己对未来充满了期望。

她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听说深圳机会多得像天上的繁星,所以辞去老家稳定的工作来投奔同学。

好多人当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来的深圳,但最后也一个个陆续离开。

听她说,自己的同学是一名设计师,在科技园上班,“每个月到手工资有一万,赚的好多!”。

她坐下来,闭上眼,满满都是对深圳这座城市的无限憧憬。

列车缓缓驶进三号线终点站双龙,靠站停歇。我仍旧回味在路上遇见的那些人和事上。想必每一个人,都已经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中吧。

曾先生或许还在深圳北站等待着列车的到来,他的心中,不知道对深圳还有多少的眷恋。

王阿姨回到家,可能正在给加班未归的女儿准备夜宵,在时钟的滴答声里焦急等待着女儿回来。

许小姐也许还在回家的路上,所幸那晚星光璀璨,路上的大排档还是热闹的场景,希望回家的路,很远但很亮。

吴小姐或许骂完渣男后释怀入睡,小李也可能继续在憧憬着自己的深圳梦。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此刻,耳机里播放着孙燕姿的《遇见》。

就如王家卫电影《重庆森林》一句旁白:“每天你都有机会和别人擦肩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

下班回家,进到昏暗的地铁站,从这个城市的一端奔赴另一端,被仓促的人群推挤中前行,周而复始。

当你走进地铁里,听见人们吵杂的声音和地铁呼啸而过的风声。此刻的你,不妨抬头看看周遭,在深圳这座超级都市的地下,在飞驰的地铁里或许藏着人生百态。

解忧店日常互动

22:30分后,有你的地铁故事吗

内容转载自深圳优生活

热门阅读

请回答深圳1997:深圳河畔的另一座香港

成都没有异性恋

凌晨三点不回家,还不如去给王菊投一票

--END--

一间深夜贩卖故事的解忧店

借钱平台

易借

借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