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速拆VIE母基金抢滩A计划

发布时间:2020-10-16 23:34:46 阅读: 来源:排气阀厂家

速拆VIE? 母基金抢滩“A计划”

6月19日,工信部发布公告,宣布决定在上海自贸区开展试点基础上,在全国范围内放开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业务(经营类电子商务)外资股比限制,外资持股比例可至100%。而这对于部分VIE结构公司来说,意味着“A计划”免去了“拆V”的烦恼,而这必然加速VIE公司的“A计划”步伐。

A计划“接盘侠”系列报道之: 速拆VIE? 母基金抢滩“A计划”  6月19日,工信部发布公告,宣布决定在上海自贸区开展试点基础上,在全国范围内放开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业务(经营类电子商务)外资股比限制,外资持股比例可至100%。而这对于部分VIE结构公司来说,意味着“A计划”免去了“拆V”的烦恼,而这必然加速VIE公司的“A计划”步伐。为迎接比想象中来得更快、更猛的“A计划”大潮,更多VC/PE机构跃跃欲试,甚至连母基金也不甘寂寞,纷纷入局,盛景嘉成、歌斐资产则是其中的先行者。

6月17日,奇虎360(QIHU.NYSE)宣布私有化,将VIE公司“A计划”推至高潮。而这俨然互联网+行业和PE行业的全民运动。  只要现行法律框架不改变,即这些互联网+公司必须变成纯内资企业才能登陆境内资本市场,那么它们背后的外资股东就必须换成内资股东。这一“拆红筹”(拆除VIE架构和中概股私有化)背后的资本腾挪,会涉及多少资金?  一个月前,PE人士估计将是千亿级;而现在他们的观点:要调整为几千亿。歌斐资产创始合伙人兼总裁殷哲表示:“红筹回归需要的资金量很大,我没做过完全统计,可能比千亿这个金额还要高。”  虽然很多PE基金可以用现有的基金来参与拆红筹的项目,但是他们担心的是,现有可投资这类项目的人民币基金,不足以承接这些项目。而要募集新的基金来参与“拆红筹”运动,母基金的态度就格外重要。  歌斐:“A计划”项目是重点投向之一  “我们计划做一个人民币基金,30亿-50亿规模,其中30%投资于PE/VC子基金,其余70%直接投资项目。投资项目时一个特殊机会投向就是中概股回归和拆VIE的项目,此外我们也会投资其他PE阶段的项目。”6月17日,殷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侃侃而谈。  众所周知,传统意义的母基金虽然也可以直接投资项目,但一般来说,投资其他基金的比例应该在70%以上,而且投资项目时仅限于跟投子基金(即母基金投资的基金)投资的项目。所以,殷哲在介绍这只新基金时,更多强调其是“综合策略型基金”而不是母基金。  歌斐资产是诺亚财富(NOAH.NYSE)的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起步时就开始做PE母基金,并成为最知名的非国有背景的母基金。随后,歌斐资产先后介入地产基金、固定收益产品、二级市场私募基金等领域,但在此之前,歌斐资产并没有成立过专门的PE基金。  那么,歌斐资产为何一改以往的风格,来做一只更侧重于投资项目的基金?这与中概股回归有何关系?一些市值不菲的中概股,其私有化计划往往需要数十亿美元,即几百亿人民币的规模,如果歌斐这只综合型基金参与两三个项目,就会吃掉不少资金,而整个基金的“调性”自然就以投资项目为主了。  殷哲解释:“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更重要是我们要考虑我们的优势:过去我们投资了60多个GP(管理公司)的80多只基金,间接投资超过700个项目,子基金投资的一些项目发展得很好,需要后续融资,这个匹配母基金跟投策略的发展;有很多VIE架构公司有要回A股的需求,就把这个策略也放进去。”  殷哲认为,未来两三年,可能会影响PE投资的政策变化比较大,如最近热议的注册制、新三板、利率市场化,甚至还有人民币的国际化,所以未来不确定因素比较多,如果一只基金采取单一策略,面临的风险会更大,所以歌斐的新基金进行综合策略。  但殷哲亦坦承,做这样一个新基金,也有降低综合费率的考虑。  一般来说,母基金投资于其他基金的部分会双重收费,以美国的行业惯例而论,LP(投资人)直接投资PE基金,需要交一次费用,常见的结构是“2+20”(投资期每年交2%的管理费,基金到期后符合一定要求的话,GP会分走20%的纯收益);如果LP投资于母基金,那么除了要交这部分费用给基金的GP管理公司,还需要支付母基金管理费用和利益分成,常见的结构是“1+10”。  殷哲告诉记者,歌斐这只综合基金以投资项目为主,其综合费率会低于传统的母基金。“做这样的基金既可以利用我们之前的积累,参与之前的子基金投资的项目的后轮融资,又降低费率尽可能为客户创造更多价值。”  虽然背靠募资能力极强的诺亚财富,殷哲依然直言“要募集一个大的母基金并不容易。”他解释:“海外很多机构投资者都是全球配置,很愿意投资于地区性的母基金,因此得到地区性信息不对称的优势;但中国的很多机构投资人,更愿意自己直接投资基金。所有我们母基金的投资人中很多是个人投资人,因为他们更需要专业投资者的指导。”  而一般来说,个人投资人对费率更为敏感一些。一位PE人士则尖锐的指出,显然歌斐资产此举是为了降低新基金的费率,以吸引更多的潜在投资人。  此外,歌斐综合基金作为母基金,必然掌握子基金的很多信息,它要直接投资那么多项目,可能跟其他基金形成竞争,这会否让其他基金有顾虑?  殷哲表示:“人民币基金需要有自己的生态圈,其实投资PE阶段的人民币基金还是少的,尤其是互联网行业。一些有一定规模的公司向美元基金融资时,可能一次融资几亿美元,但在中国一次融资几十亿元人民币就很难了。”  殷哲也提到中概股回归实在太热,“不少记者都找我谈这个话题”,但还是提示风险:“投资拆红筹公司时,如果只看到中美资本市场之间的估值差异是很危险的。假如有一天,估值差异缩小或者没有了怎么办?所以核心还是看企业的基本面,看这家企业所处的行业前景,这家企业是否是所在行业的领头羊,是否容易被颠覆等;最好投资于其商业模式在境外不被理解并被低估的企业,这样它们回到A股能得到合理的估值,如果还能享受到A股的高估值水平,那是锦上添花。”  盛景嘉成:倾向于投资复合型基金  盛景嘉成母基金(以下简称“盛景嘉成”)是PE市场的“新鲜人”。但其进取的打法颇令业内人士侧目:本季度,盛景嘉成先后宣布成立专注于新三板的10亿母基金、专注于拆红筹的20亿母基金“盛景中国龙腾回归母基金”。  6月18日,盛景网联董事长兼盛景嘉成创始合伙人彭志强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我们20亿的龙腾回归基金已经都签完了认购协议,三个月内全部到账。红筹回归是个大主题,未来一年我们计划做到60亿-100亿规模的母基金。”  在人人都觉得募资不易的当下市场,盛景嘉成这样的新玩家,如何募集一只又一只双重收费的母基金?  彭志强坦言:“我们的母基金虽然也收费,但收费比较低。无论母基金的存续期是五年期还是十年期,我们都一次性收2%的管理费,这是一次性的,而不是每年收1%的管理费。”  这么低的收费,盛景嘉成的利润何来?彭志强解释:“一是,我们收取5%的利益分成(这低于母基金普遍提成10%的比例);其次,我们会做大量的跟投基金;此外,我们管理公司在整个基金中的自有出资比较大,自己投资额度占整个基金额度的10%。”  这样的做法,熟悉PE圈历史的人一定会说:“还是熟悉的配方”。2009年到2011年,昆吾九鼎迅速崛起,一时之间成为PE圈人人议论的争议机构,起步之初也以低费率吸引潜在的投资人:昆吾九鼎早期的一些基金,一次性收管理费3%,而不是每年2%。  此外,前几年,新基金的募资比今天更难,所以在一些基金管理公司,GP团队在第一期、第二期基金中出资比例颇高,典型者如钟鼎创投。而有母基金人士私下表示,作为LP,GP出资比例更高意味着GP和LP的利益捆绑得更一致,会给GP加分。  另一位北京的母基金人士对盛景嘉成的观察颇深:“盛景做了多年培训行业,它的课程都很贵,我去听过他们的课,来听的都是一些很传统的企业家,这些人有投资的诉求,也有资金投资。盛景给他们讲课的内容非常接地气。”  上述北京母基金人士直言:“我觉得盛景的转型是很成功的,他们并不是募资去直接投项目,而是做母基金。盛景的优势是募资做得好,他们能否募50亿、100亿不好说,但20亿应该问题不大。”  彭志强提到,除了面向他过往的培训会员募资外,盛景嘉成的另一个募资对象是地方政府。“以前地方政府直接给企业补贴,变为做引导基金,现在一部分转化为做母基金,达到两级放大的效果——政府投资基金是一级放大,投资给母基金是两级放大。我们募资不是面向单纯的财政资金,而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包括财政性出资,地方政府所有的国有投资平台,地方政府还会帮你对接辖区的国有企业、上市公司。”  彭志强提到和北京市中关村、亦庄都有合作,随后与杭州政府也有大的合作将宣布。  盛景嘉成在募资后,彭志强倾向于投资复合型基金,“这样的基金最好有美元基金背景,这样有优质项目源,对互联网公司的估值定价能力强;同时也要对人民币市场不陌生,最好过去做过人民币基金。”彭志强表示可能会投资于君联、经纬、华兴——君联、经纬都是知名的VC机构,而华兴资本此前则因替大量知名互联网公司向PE机构募资而成名。“君联、红杉等投红筹回归项目的优势在于定价能力;而华兴的优势则在于项目覆盖,它会跟投很多项目,它也是我们重点支持的一家回归基金。”  两个月前,彭志强公开表示互联网公司拆VIE结构将是千亿级的生意。两个月后,他重申:“我当时的原话是,非上市的公司拆VIE是千亿级,两三年内,中概股陆续回归,会是数千亿的概念。奇虎360这样的大公司回归比我预想得要快。”  彭志强指出,大的互联网公司拆红筹结构的特点是资金量很大,这给参与基金的合作伙伴和出资人,留出了大量跟投的机会,这对于母基金来说,是很大的机会。而现在券商纷纷与美元基金眉来眼去或者直接战略合作,除了希望以后在这些回归企业上市时保荐承销,他们的直投公司和直投基金也能直接投资于这些公司。  彭志强认为,互联网公司拆VIE结构和中概股回归,是未来两三年,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一个机会。

alevel经济

alevel是什么课程

alevel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