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气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气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爱吃醋占有欲强的老公你能忍受吗

发布时间:2020-12-25 20:46:32 阅读: 来源:排气阀厂家

她乃大楚国英勇好战的公主,被心爱的人杀死,无意中穿越为他国残暴君王的皇后。他,并不如传说中的凶残,却邪恶妖孽,处处与她为难,简直是个妒夫。她万般设计欲离宫,哪料处处难逃他的魔掌…

大楚国皇宫公主中宫中。

罗帐轻轻逸动,床上被浪翻滚,一双玉臂慵懒地伸了出来,雪白如耦,暧昧的气息缠绕。

“公主,累吗?你从战场刚刚回来,可是夫君实是太想你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温柔响起。

床上人影缠绕,女子轻闭着美眸,男人轻轻地搂住她,略为修长的手指抚着她略为劳累的脸部。

她的肌肤已不再是十八岁那时的娇嫩,被风雨磨砺过的凌厉在眉间流淌着。

女人正是大楚国的公主,英勇好战,美貌倾城,大楚国的大战,都少不了她的功劳。

人人都以为,大楚未来的皇,将是这个公主。

因为大楚皇只生得五女,无子。

亦无其他男姓子嗣。

女子慵懒地睁开眼睛,看着身边的男人。

任何一个英勇的女人,也不能缺少男人。

至少她是如此认为的。

“不累……唔……”

话未说完,唇已被男人温柔地堵上,缠绵热吻……

在她正欲陶醉之时,却只觉得心脏突然抽搐地疼痛起来,她震惊地瞪大眼睛,看到身上的男人已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冷笑地看着她。

“公主,你累了,是时候长眠了哦……你不要担心,大楚子民,我会好好待他们的——你的父皇母后,我亦会善待他们,等一下,公主过劳死的消息,将会传遍天下……”

附马周倾的冷笑,令得女人脸色蓦然苍白起来。

过劳死,乃是大楚国皇后的怪异用词,意思是过度劳累至死,如今,他用得上派场了呢!

她无力地抓住了他的肩膀,尖锐的疼痛在全身瞬间扩散。

男人轻柔地吻上了她的唇,这是死亡之吻,最后的吻。

女人抽搐几下,终是缓缓地闭上眼睛,玉臂轰然垂了下来……

大楚国公主楚一月于大楚历205年4月26夜,薨。

黑暗,无边的黑暗……

楚一月迷迷糊糊的,全身巨痛,五脏六腑都仿佛被什么撕裂了似的。

可是,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

她死了吗?

鼻端,有一缕暧昧的气息缠绕开来。

她的世界,只剩下那些暧昧的喘息,还有那轰然的心跳,其他的什么亦听不到。

有温暖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脸上。

是……泪吗?

周倾,那个温柔的恶魔,会为她哭泣?

楚一月挣扎,破碎的呻吟从她的唇间逸出来,疼痛从身体各方面涌出来,如同那无边的黑暗,将其狠狠地吞没着。

有人抚在她的脸上。

轻柔的,带着特别气息,并不是周倾的气息。

那手,摸了她全身。

果然,是变态色狼,一个临死的女人也要摸。

好吧,楚一月承认自己暂时没有力气醒过来,但如果有机会醒来,她一定会将那家伙斩成十八块的!

粗重的呼吸声突然近了起来。

她暗惊,难道他要下手了?

他……是谁?

冰冷的唇突然被火热的柔软的东西堵上了。

那是……唇吗?男人的?变态色狼的?

如风似火的狂吻,楚一月只有感觉,可是,她仍然醒不过来。

那吻持续了一会,离开,周围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变得火热起来。

咝的一声,衣裳仿佛被撕破了。

有人压上她的身子……

呃……变态色狼就要开始行动了?

楚一月心里翻滚着强烈的愤怒,她拼命地欲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仿佛被千万重巨石压着一般,怎么睁,也睁不开。

楚一月从来没有过的浓烈的羞辱感、愤怒汹涌而来,可是那浓浓的黑暗,怎么也挣扎不出去……

“皇后?皇后?您……您醒了?”

一个少女的尖叫声将楚一月从那些黑暗的边缘上拉了回来。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

却见,华纱垂地,碧珠玉枕,夕阳斜入,映下一地浅黄。

雕花衣架上挂着一件凤袍,置着十八凤金珠凤冠,两个丫环模样的十三四岁的少女焦急又震惊地瞪视着她。

楚一月怔了怔,她……是不是听错了?皇后?

并且这个内殿,她是那么陌生,连这两个贴身侍女,亦是如此陌生。

还有……刚刚不是有个变态色狼吗?可是这两个都是那么纯的小侍女?

这里是哪里?她们又是谁?

楚一月挣扎着坐起来,两个小侍女连忙扶其坐她,“快,给皇后倒杯热水来!”

两个侍女手忙脚乱地为楚一月倒水,擦脸等等。

“快禀报皇上,皇后没事了!”

“可是……刚刚的毒是皇上亲自送来的,再禀报他,皇上岂不是再杀了皇后?”另一个丫环脸色一变,小声地说道。

楚一月迷惘地看着那两个陌生的小丫环,突然回过神来,伸出自己的玉臂,不由得怔住了。

玉臂上的梅花胎印,消失不见了。

她摸摸脸,一股寒意从心底渗出来。

她原本尖细的小脸,哪去了?脸上的婴儿肥,哪里来的?

楚一月一惊,以前听母后说过灵魂穿越的事儿,难道……难道她穿越了?

楚一月沉住气,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吓得扶她而坐的丫环怔怔地看着楚一月。

楚一月几乎是闪电般冲向梳妆台,双手一扶住台边,往那朦胧的铜镜一看,顿时呆住了。

果然!

她尖细的倾城小脸,不知道哪去了,成了一张略有婴儿肥的娃娃脸!

虽然双臂如粉耦,粉嫩嫩的娃娃脸也不丑,但是怎么比得起之前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还有还有!她的身体……天呐,她那原本健壮的身子,已成了一副弱不禁风的稻草似的骨架……

治少儿癫痫正规医院有哪些

盐城的男科医院怎么样

成都专业治疗滑膜炎医院地址电话

贵阳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